Archive for 九月, 2013

9月 06

01从一场雨开始

原本晴朗的天忽然暗了下来,从四面八方暗下来。

抬起头才发现自己已经被乌云包围了。我想,这场雨是淋定了。

该往哪里跑呢,马路对面是有可以避雨的地方,可我真的要过马路吗?我才不。

 

那后来呢?

 

后来,后来四周都开始下雨了我还没有想好,后来,后来我就醒了。

我房间的窗帘几乎总是拉着的,屋子里没有什么阳光,常常搞不清外边是阴天还是晴天。但是雨天我一定知道,因为我可以靠听的嘛,那天就是雨天,这个我绝不会记错。

雨是从前一天夜里开始下的,在我睡觉之前就下起来了。

我睡觉不是很晚的那种,应该跟大多数年轻人差不多吧。当然也有特殊的时候,现在先不提,这事儿不重要。

回到家磨磨蹭蹭好像什么都没有做,扫扫地擦擦地,清理猫砂,给猫换上清水。差不多就是这些。然后我就坐在那里想,我要抽一根烟,我还要做一下面膜。谁排在前边比较好呢?我就坐着想了好一会儿。

这期间臭猫一直不远不近地看着我。臭猫是有名字的,而且我心情好的时候就会给它换名字。我心情通常都很好,所以它的名字还有点儿多呢。可惜我一个都不喜欢。那我现在再给它换一个吧,不如就叫,大牙。一个叫梨的女生,养一只叫大牙的猫,还算般配吗,管它呢,这事儿不重要。

我不太喜欢它这样看我。它的眼神会让我很想过去摸摸它,可总是我才一靠近它就跑掉了。

家里没有烟灰缸。喝空的啤酒罐也跟早上的垃圾一起丢出去了。但是我有办法,要知道,有些人虽然离开了你的生活,可终究是留下过痕迹的。比如你说话时会跟他有相似的表情,或者养成跟他一样的习惯,或者,你在他身上学会了某项技能。

这一次我学会的是,如何让烟灰缸容易清洗。

装过巧克力的塑料盒子,铺上两张面纸,然后,倒一点儿水,刚好把面纸浸湿就可以啦。

大牙好奇地歪过了脑袋,一只爪子轻轻离开地面。它跟我之间还是隔着那种不近不远的距离,跟着缓缓上升的烟雾仰起头,煞有介事地抬起爪子胡乱挠着。

烟可是你能抓得着的么小家伙?我在心里对它说。它没有听见,但却不再抓了,只是直勾勾地看着那些烟慢慢散去。

对我来说,抽烟和面膜一样,都是我每天的任务。无论是对我有害还是有益,我都没能明显地看到效果。可我还是要这样做。原因就是,我觉得我需要这样做。

这不是事后烟,不过我有一件烟后事,就是捧着大牙的头,张嘴朝它重重地哈一口气,问它臭不臭。每次它都懒得理我,慌慌张张就跑开了。我想,它一定不想要一个爱抽烟的女朋友,因为……它也是女的呀!

刷完牙我给九姑娘打了个电话。可是后来九姑娘说他根本没有跟我通过电话。男人真善变。

电话接通的时候九姑娘在跟一哥们儿喝酒,那哥们儿叫什么来着,反正叫什么都不重要,就叫一枝花吧。九姑娘没有告诉我他们为什么去喝酒,我猜是一枝花失恋了。

我也失恋了,我可以叫九姑娘来陪我喝酒吗?不可以,我还不想跟罪魁祸首一起喝酒。

我听见电话那边有很大的雨声,他是站在饭店门口接的电话吧,为什么呢。是不是九姑娘没有跟一枝花提起过我,所以要解释夜里打来电话的女生是谁比较麻烦?也有可能,是他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还有联系吧。算了,这也没什么重要的,至少他接了我的电话不是么,至少在我说“是我”的时候他没有问“你是谁”不是么,至少这个时间段他没有和女朋友在一起不是么。

你会认为他女朋友正在洗澡而他是开了窗在阳台接我的电话吗?你看,我不怪你不信任他,只能说我更了解他罢了。

我听听他身边的雨声就足够了,还需要再说什么吗,雨天打电话容易被雷劈的呢。

可我总是记得我们当时讲了好久好久的电话。他说姑娘你怎么还不睡呀,刚才不就说困了吗。得了吧,我才没喝多呢,一枝花才喝多了,我一会儿得赶紧让他回家,今天打球快累死了可没功夫跟他耗着。你不说想逛街么,我今天发现一个好地儿,等过来我带你去,不行,现在不能告诉你,肯定是你喜欢的就对了,嗯……好吧,是一家书店,但是真跟别人家不一样,你去了就知道了。附近还有一家好吃的,这个我肯定是不能告诉你了,你就甭问了。啊?没事儿,不着急,让他自己在里边坐着去吧,我站这儿凉快凉快。你那边雨下得大吗?那还行。你是不困了,明天早上有人送你吗,别拿太多东西……成,那你自己看着办。我还有一什么事儿想跟你说来的给忘了,算了,应该也不是什么重要事儿。你?诶哟姑娘这都几点了擦什么地啊,累不累呀你明天不早起了?听话,睡吧,都怪我越说越多,嘿嘿,我进去看看一枝花,他要是睡着了我可弄不回去。好,一会儿到家给你短信,先睡吧别等我,我也爱你。

我都一句话不落的记下来了,为什么九姑娘就是不承认呢,我 又不会告诉他女朋友。

这么想着,我就去贴了个面膜。再怎么样我也不想输给他女朋友,尽管根本没有人要跟我比。

大牙又偷偷摸摸地靠近我,猫会记住人的脸吗,会看出我跟刚刚有什么不同吗。也许它只是想要把翘起边儿的面膜揭下来吧,可揭下来有什么好看的呢,揭下来也不是见证奇迹的时刻。

在地上又那么坐了一会儿,我才察觉地上还是蛮凉的。这让我情不自禁哼起一首歌:

想陪你坐着
想听你说着
想知道我值得
以为我们还爱着
把窗户都开着
风也是凉的
我一个人唱歌
声音也变成冷的
而孤独是什么
心冷是什么
情是什么
你是什么
我不要再想了
我已经倦了
我不想再唱了
我已经哭了

 

01从一场雨开始已关闭评论
comments